当前位置:主页 > 地勘园苑 > 地勘文化 >

物种大发现

——长篇报告文学《探秘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第七章

来源: 中国矿业报 发布时间:2018-10-31 浏览量: 字号:T|T

2000年7月,格拉丹冬雪山迎来了一年中最温暖的季节。渐融的雪山,露出大片大片不同色彩的岩石。这些岩石被前人确定为“晚侏罗世闪长玢岩”。

果真如此吗?姚华舟和同事们根据自己的调查研究很快提出了质疑。

迎面的风雪,脚下的沼泽,都不会阻止地质人探索的步履。两个月的艰苦奋斗,他们在海拔5000多米的格拉丹冬雪山地区,仔细观察沿路的岩体、地层,对不同特征的岩石进行拍照、素描、取样,发现了大套钙碱性中酸性火山岩。经测定,单颗粒锆石U-Pb同位素年龄为212百万年。

通过研究,所有迹象都在表明:晚三叠世末期格拉丹冬一带为火山岛弧环境,其形成可能与班公湖-怒江洋盆或龙木错-双湖-澜沧江洋盆俯冲有关!

姚华舟放眼火焰般燃烧的岩石,不由得心花怒放。这个新的发现,对于重新认识长江源区的大地构造性质和地质演化历史,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

2001年8月。在雀莫错山西部跑地质路线的段其发与甘金木就要收工下山了。这时,段其发看到一块形象特别的石头,不由地灵光一闪,会不会是化石?想着想着,伸手就举起地质锤,他要敲开来看。

“咳,别敲了,这里还有很多。”甘金木四周一转,立刻惊叫起来。两人不由分说装了两大袋子,回到营地。

后来研究表明,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保存最精美、最完整的伟齿蛤类化石。

一直以来,人们发现的伟齿蛤类化石都是一些内核与印模。至今世界各国古生物专家对伟齿蛤类的了解还十分贫乏,属种分类也很混乱,生态与演化关系更是不清。姚华舟看到满满两袋子伟齿蛤化石如获至宝,立即让段其发、甘金木陪他去现场。气喘吁吁地刚爬上那片山地,姚华舟便两眼放光,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直扑过去。

大量珍贵稀少的古生物标本,为姚华舟团队探求地球生命信息提供了丰富的依据。每一个化石都属于一个家族,相互都有着基因的必然联系。双壳类新属雀莫错伟齿蛤和若干新种的建立,为详细研究伟齿蛤化石的畸变、分类、演化和埋藏环境等提供了目前世界上最完备的资料与证据。

说起一个个地质发现,一个个岩石标本,一个个令人心悸的故事,他们总是那么投入,那么迷醉,总是流露出孩童般的眉飞色舞……对于地质人来说,近距离地观察,千遍万遍地寻找,亲手抚摸记录着地质生命的化石,是莫大的幸运,莫大的享受。姚华舟表示,寻找古生物化石,不单纯是研究古生物的分类与演化、解决化石产出地层的地质时代,还要通过化石古生态、生物古地理及围岩特征的研究,进一步推断古沉积环境、古地理、古气候及成矿地质条件,为重建地质演化历史和寻找资源能源发挥重要的作用。

一天又一天的战斗,一轮又一轮的进入。踏过一片片沼泽,越过一条条冰河,攀上一座座高山,武汉地质调查中心的地质队员们脸上写满了深情,贪婪地阅读着一块块蕴藏着生命的石头,结果,又是一次次令人振奋的发现——测区内首次发现古近纪孢粉57属48种,新近纪孢粉68属73种。五个孢粉组合的建立,不但准确地界定了地层时代,还具有非常重要的古气候、古植被意义。

24属31种早更新世孢粉的发现;136属147种晚更新世孢粉的发现;118属156种全新世孢粉的发现;19个生物地层单位的建立……随着一个个不同时代化石种群的发现,一项项深入的分析研究,否定,肯定,否定之否定,武汉地质调查中心地质人就像传说中的掘金巨蚁那样,一点点地发掘着自然界的信息,一点点地直译着青藏高原上几乎空白的自然领域,一点点地向着真理靠近。

不放过剖面上的每一个露头,不放松对每一组岩石的细微观察,不放弃对每一点新发现的追索。2002年6月。队员们在测区东北部海拔5400米的雀莫错剖面上,发现了雀莫错组上部层位的褶皱构造,据此厘定了地层厚度和构造格架。当一套由灰色、紫色砂岩、砾岩、板岩组成的地层展现在他们眼前时,牛志军、白云山、卜建军、朱应华无不高兴得欢叫起来。

40多天的详细观测、地表揭露、标本采集、界线追索,牛志军、甘金木等以确凿的第一手地质发现,改写了前人按单斜测制以及雀莫错组厚度达1200~1900米的结论,将雀莫错组厚度科学厘定为700余米!

这一科学厘定,改变了人们对羌塘盆地侏罗纪岩石地层序列和沉积序列的认识。

“这一发现对测区内中侏罗世巴通期沉积古地理、生物古地理研究和沉积盆地分析以及油气勘查均具有重要的意义。”姚华舟和专门研究沉积环境的段其发为这一发现惊喜不已。想当初,执意接下赤布张错幅,羌塘盆地被认为蕴藏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但因为地质资料缺乏,具体情况一直没有查清。姚华舟和同事们希望以自己的工作来取得新的认识!

“咱们已经来到长江源头,不走到长江的正源,绝不罢休!”姚华舟、段其发、牛志军、王建雄、朱应华、曾波夫、卜建军,一行数人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陷车挖车,疲惫之极,仍然相互鼓励着,喘着粗气。

在透着风寒的帐篷里,在发电机“嗡嗡”的响声中,在无数次地对比了岩性和古生物资料后,项目组确定无疑地证实:早更新世初期是地质生态环境发生大变革的时期!

又是一个重大发现——早更新世地层中发现的冰缘地貌(冻融褶皱),表明气候显著变冷,至中更新世测区开始发育冰川,山地已上升到雪线以上高度,之后间冰期使冰碛受到强烈的湿热风化作用,冰碛地貌荡然无存;晚更新世高原进一步隆升,随之发生了2次冰川作用,山、盆分异更加明显,在末次冰期极盛时形成了冻土和沙地,测区进入了与现今地质生态环境相似的演化过程。

“高原隆升是地质生态环境恶化的根本原因!”他们以科学严谨的态度,否定了那些人云亦云的不实之词。

踏遍长江源头的每一寸冰川雪地,姚华舟和他的队友们的人生履历上,人人都浓墨重彩地写下了华彩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