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法规 > 国家法规 >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衡量矿业税费高低的标准解析(上)

来源: 中国矿业报 发布时间:2020-10-14 浏览量: 字号:T|T

近年来,业内对矿业税费的讨论纷纷扬扬。从增加税费的角度看,显然不觉得高;但从被征者的角度看,认为现有的税费已足够高了。其实,有一个指标,叫做“矿业有效税率”,它是判断税费高低的客观标准。无需角度,它说高就是高,说低就是低,无可置疑。

一、矿业有效税率

矿业有效税率是一个覆盖所有矿业税费的单一综合指标,被定义为政府征收的所有收益性税费占项目毛利的百分比,即计算公式的分子是政府征收的所有收益性税费,分母是毛利。世界银行把分子规定为权益金、预提税和公司所得税;加拿大和美国把分子规定为资源性收费(权益金或采掘税)、公司所得税、资本税、资本投入和转移税;非洲把分子定义为权益金、公司所得税、资源租赁税和政府干股;各种消费性、公益性、用益性税费不进入分子。按照这个标准和中国当前的矿业税费种类,矿业有效税率计算至少应包含资源税和企业所得税。

矿业有效税率具有以下特征——

1.建立矿业有效税率制度必须以法律为依据,须是法律规定的矿业税种费种,而不是某种行政性、临时性、权宜性税费安排。

2.它是一个合成了各种税费的统一税费负担强度指标。

3.建立矿业有效税率的目的是平衡和稳定国家与企业间的利益关系,体现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原则。

4.通过法律和标准明细规定的补贴和抵扣,清洗了税费中的虚有部分,将法定税费转变为实际缴纳的或预期缴纳的税费。

5.有效税率分为平均有效税率(AETR)和边际有效税率(METR)两个类型。前者是一个实际税率,主要由企业计算,用于衡量已缴纳的实际矿业税费负担,也用于政府研究矿业税费负担现状;后者是一个预期税率,由政府计算发布,以彰显本国的矿业投资税费环境。

在评估企业税费负担时,应将矿业平均有效税率与项目的利润率结合来看。利润率可以是毛利,也可以是内部收益率(IRR)。对于矿业边际有效税率,其利润率是设定的,就只看有效税率;实际利润率取决于企业运行结果,不受政府设定的边际利润率限制。

可将利润率-平均有效税率关系分为11类(图1),它有助于我们理解矿业税费与企业利润的共荣共衰关系。

图1 矿业有效税率-利润率矩阵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二、矿业平均有效税率

平均有效税率指的是将多种相关税费纳入计算,获得一个单指标的平均意义的有效税率。平均有效税率是一种实际税率,由企业根据当年的实际数据计算并列入年度财务报表,也可以按更长或更短时间周期计算。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图2 2000年23个发展中国家铜矿平均有效税率(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2000)

图2为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2000年一份名为《发展中国家矿业税费》报告中提供的23个国家的铜矿矿业平均有效税率的数据,可分为两个梯队:第一梯队平均有效税率=30%~50%,属有效税率-利润率第Ⅵ类(高税负较低利润)和第Ⅶ类(高税负中等利润);第二梯队平均有效税率>50%,属于第Ⅷ类(超高税负低利润)和第Ⅸ类(超高税负超低利润)。中国铜矿平均有效税率=73.9%,利润率为7.1%,属于第Ⅹ类(超高税负较低利润)无疑。应该指出的是,当时全球的矿业税费水平普遍较高,加上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利润率普遍下降,两个因素叠加,导致矿业有效税率落入最差的有效税率-利润类型。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图3 2019年国际代表性大型矿业公司和石油公司矿业平均有效税率

图3引用了2019年(个别为2018和2017年)国际上19个代表性大型矿业公司和石油公司年报发布的平均有效税率数据。中石油和中铝是在美国SEC上市的企业,但在他们的年度报告中未查到有效税率数据,是根据报告中的销售收入、毛利、所得税与资源税数据计算的。

图中的AETR呈现为3个梯队:第一个梯队的AETR=25%~30%,包含第Ⅱ类(低税负中等利润)、第Ⅰ类(低税负较低利润)和第Ⅲ类(低税负高利润)3个类型;第二梯队的AETR=30%~50%,包含第Ⅴ类(高税负低利润)、第Ⅵ类(高税负较低利润)、第Ⅶ类(高税负中等利润)和第Ⅷ类(高税负高利润)4个类型;第三梯队的AETR>50%,包含第Ⅸ类(超高税负低利润)和第Ⅹ类(超高税负较低利润)两个类型,中铝和中石油均进入第Ⅸ类。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图4 加拿大2003-2012年各省矿业平均有效税率与主要矿产资源国家对比(据加拿大自然资源部,2011)

图4是加拿大自然资源部公布的主要矿业省2003~2012年的AETR数据,此外还列出了其他主要矿业国家的数据以资对比。图上对每个省或国家分别按15%和30%两个内部收益率(IRR)计算AETR,以便于观察利润率和有效税率的相互关系。

这张图起到了宣传加拿大矿业投资税费环境的极佳效果。如果只针对30%的中等利润率,图中的AETR显示出两个梯队:第一梯队AETR=20%~30%,属于第Ⅰ类(低税负中等利润),加拿大的矿业省全部进入这一类型,此外还包括美国两个州;第二梯队AETR=30%~50%,属于第Ⅶ类(高税负中等利润),墨西哥、蒙古、南非和坦桑尼亚归入此类;第三梯队AETR>50%,属于第Ⅺ类(超高税负中等利润),秘鲁、南澳、印尼、西澳归入此列。

矿业有效税率彰显一个国家矿业投资环境的优劣。加拿大勘探开发者协会(PDAC)每年对82个国家矿业投资环境排序,图中那些AETR低于25%的省(州)几乎每年垄断了前10名。

三、矿业边际有效税率

边际有效税率是一种期望的而非实际缴纳的税率,由政府计算并公布,以展示本国的矿业投资税费环境。对矿业而言,有一个独特的名称METRRs,最后一个R代表权益金,它是矿业特有的费种,以区别于其他产业的METR;s表示多税费。列入计算的除本国各省(州)外,往往还挑选一些对比国家,以便矿业投资者对比选择。计算边际有效税率,要设置一个基准际投资收益率,定义如下:

RM=(P-C)/P

式中P为矿产品价格,C为生产全成本。RM是项目基准利润率(毛利),一般取15%。政府在这个利润率区间内,采用本国相应的税级标准,计算出矿业边际有效税率METRRs。由于METRRs设置了一个固定的基准收益率,把税费固定在这个利润率区间,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具有很强的可比性。

矿业边际有效税率是一个国家或省(州)的矿业投资税费环境指标。投资者基于这个税率采用DCF财务模型进行全生命周期的现金流量模拟,获得经济评价指标,以确定是否具有矿产开发经济效益。不言而喻,低METRRs的国家或省(州),其经济效益要好于高METRRs的国家或省(州)。

METRRs的实际计算很复杂,主要是抵扣项非常多,要按抵扣标准一一计算。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开发了一套METRRs的计算模型,每年按变动的税费率计算并发布。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图5 澳大利亚及主要铁矿资源国2016年铁矿边际有效税率(据Duanjie Chen等,2016)

图5显示澳大利亚及若干对比国2016年的铁矿边际有效税率。由图可见,澳大利亚的METRRs水平最高,达45%(2015年更高,达54.3%,可能与当年铁矿石价格走低有关),属于高矿业边际有效税率的国家了。而其国际竞争对手巴西仅15%,说明澳大利亚实施了高矿业税费政策,巴西实施了低矿业税费政策。按有效税率-利润率分类,澳大利亚在矿产品高价格时属于类型Ⅶ(高税负中等利润),在低价格时属于类型Ⅵ(高税负较低利润);巴西则稳定属于类型Ⅲ(低税负高利润),其矿业投资税费环境明显优于澳大利亚。西澳顶部的红色部分是拟议中要增加的一块州税。澳大利亚专家认为,如果把这个5美元/吨的州税加上,西澳就是世界铁矿矿业税费最重的国家了。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表1 澳大利亚及若干对比国家铁矿的METRRs基本数据(据Duanjie Chen等,2016)

表1列出了澳大利亚及若干对比国家铁矿的METRRs数据。西澳的高有效税率归因于高权益金:当前的权益金为22.2%(从利),已经是世界最高水平了,州政府居然还想再增加一把,把它提升到30.2%,为此遭到矿业界的反对。在2010年前后,由于国际铁矿石大涨价,铁矿企业获利丰厚,驱动了联邦政府立法收取“资源租赁税(Minerals Resource Rent Tax , MRRT)”,费率高达30%(从利)。经过几年的争论,终于在2014年议会两院通过废除。人们对澳大利近年矿业税费的作为有一句评语:“澳大利亚的矿业税费制度:太厉害了!(Australia’s mining tax regime: is it too tough)”反看巴西,权益金5.8%(从价),虽然略高,但所得税最后被抵扣到只剩下9.8%(法定税率27.5%),METRRs降低到14.7%,其矿业投资税费环境处于世界前列。这么低的税费率,应该是出于保护巴西铁矿石国际竞争力的目的。就出口到中国而言,巴西矿到岸成本要比澳矿多出10美元/吨的海运费,对于竞争激烈的国际铁矿石市场,这不是一个小数字。巴西政府大幅度牺牲税收利益,确实起到了支持本国铁矿参与国际竞争后盾的作用,与澳大利亚政府的矿业税费政策取向成为鲜明的对比。

对表1和图5进行上述讨论后,引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句话作为结束:“提高企业税率是以阻止投资(尤其是外国直接投资)为代价的”。安永集团(EY)大洋洲矿业和金属业负责人Scott Grimley表示:“所得税每相差10%,外国投资就减少7.5%。”这个观点,表明了METRRs对判断一个国家矿业投资税费环境的重要性。

矿业有效税率是什么

图6 美国和加拿大石油边际有效税率(据Philip Bazel等,2019)

图6显示,2019年美国和加拿大州(省)石油开采项目投资的边际有效税率。由图可见,两国的METRRs处于19.7%到35.9%之间,加拿大的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与新斯科舍省是例外。 美国和加拿大是石油边际有效税率最低的国家,METRRs集中在20%~30%的低税率区间,只有个别州(省)超出,但最高也只有36%,这得益于大幅度的降低所得税和大幅度的抵扣。实施低边际有效税率的效果是大大增强了本国石油资源投资的国际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