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协会工作 > 2020年协会工作 >

世界,穿越神话触摸进化

来源: 地勘协会 发布时间:2020-03-07 浏览量: 字号:T|T

大千世界、宇宙万物因何而生?中国上古神话《山海经》中讲述了一个美好的传说:

据传,上古时代,人类的先祖盘古生于一个混沌的球体中,分不清上下左右,也辨不出东西南北。当他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四周漆黑一片,他什么都看不见,情急中拨下自己的一颗智齿,将它变成威力无穷的神斧,抡起来向着眼前的黑暗猛劈过去,只听一声巨响,球体被辟开,沉浮成两部分,阳清升为天,阴浊沉为地。

盘古害怕天地又重新合在一起,就用自己的躯体撑开天地,就像一个巨型的千斤顶。他的头顶天为神,他的脚立地为圣。若天高一丈,地厚一丈,盘古也随着生长一丈。之后,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的身高也变得极长。从此,天与地彻底分开,工程完工。

终于,盘古累倒了,他垂死化身,将自己的身体幻化成天地万物:他的四肢化作擎天之柱的高山,他呼出的气息、淌下的汗水化做四季的清风云雨,啸出的声响化做隆隆的雷电,血液化做奔腾的江河,毛发化做广袤无垠的草原丛林,他开目为昼,闭目为夜。他既为天地间的万物开辟出生存的空间,他还用自己的血肉身躯滋生了一个美丽的世界。

从此,天空有了阳光雨露,大地有了江河湖海,还引进了大量的奇珍异兽。万物生灵都在天地之间舒展生息繁衍的欢笑。天宇与大地高展浩渺、厚德载物,滋养着如火如荼的生命活动,浸润着众多独特的地质、地理自然景观,并将天地万象引导统御出有秩序、有灵魂、有情感的生命图腾,为地表生物营造出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的理想乐园。

有了天地,也就有了世有了界。世指时间,界指空间。世界因能量的传递衍生大自然生命现象,随时间的律动运行风火雷电、日月星光。面对大自然芳情若仙的多彩,他也有着自已独特的情感诠释,它时而追随着太阳极乐悸动,时而躲避着风霜悲积成伤,为了寄放自已的爱恨情愁,轻弹香锭砚底,巧手点墨添笔,将一年四季旗帜鲜明地涂上了四种自然之色:碧绿阑珊的春、热情似火的夏、红衰翠减的秋、天凝地闭的冬。

话说,世界被开天辟地后,随着气候的变化,景色怡人的大地上只有植物和动物等生物物种在认真地繁殖演化着,唯独缺乏人类这个高级生灵,广袤的天地,莽莽榛榛的原野,一派寂然的氛围。幽恨无人晤语,世界只能夜夜独对素月孤心。于是,人文先始天神女娲独自一人奉命前来抟土造人,并化生万物,使天地不再沉寂,充满人间烟火的温情爱意,世界变得比肩继踵、沸反盈天、蓬勃朝气。

然而,好景不长,北方有一座高与天齐的擎天大山倾倒了,青天被掀翻了一角,九州大地裂毁,天不能覆盖大地,大地无法承载万物,天崩了,不断有陨石从天洞中落下,地裂了,洪水不断地泛滥。女娲看到万物生灵无处容身的惨景,十分痛苦,为了济世安民,决心借来太阳神火,冶炼五色矿石修补苍天。经过女娲辛勤的劳动,天地定位,洪水归道,大地重新恢复了详和宁静。创世女神为万物的生存重塑了一个永久稳固的天地,在她悉心呵护之下,世界又重新开始萌动生机勃勃的光阴,掸落过往的尘埃,重新点染晴色凝朝、皎影笼夜的日月山河。

马克思曾指出:任何神话是“在人民幻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所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由此可知,远古的神话只是处于童年的先民为了探奇自然界而作出极富想像力的思考与解释。原始社会处于人类及人类意识发展的初始阶段,生产力极为低下,面对恶劣的自然生存环境,先民对未知自然力怀有无处安放的敬畏,唯有从超凡脱尘的臆想中寻求超自然力的造物之神,庇佑人类化解与自然界的尖锐对峙。由此可见,无论对世界起源解释的创世神话、还是对人类起源解释的始祖神话,都是原始先民对超自然力的崇拜,是上古人类最初认识自然、征服自然的哲学思考,是世界文明的起源。

事实上,钟灵毓秀的大自然是世界向人类表述自已生存轨迹的艺术长廊,蕴含着浓郁的情感文化。远古的人类崇拜自然万物,有古诗写道:“造物无言却有情”,造物是指大自然,有远祸、怡情和探幽寻灵等多重奇幻魅力,她也像人类一样,偶然喜欢弄性尚气,时不时宣泄一下自已的愤怒,平静下来后,灵魂也有寄托,情感也会缱绻,于沉致恬淡间,兀自抒发天人合一的大道情怀。

登高壮观天地间,人类的眼中,大自然总是躲在四季的深处,守住一片葳蕤斑斓的生态色彩:深遂的蓝天,飘逸的白云,险峻的高山,辽阔的原野,汹涌的大海,优雅的小溪,翠绿的草木,芬芳的百花。此刻,天地万物感应交融,情、景、物圆融一统,以山为经线作笔,以水为纬线成轴,晕染成一幅经纬相间的丹青山水画。

水,是大地的玄脉,维系着大地上自然生命的脉动。

缭绕山际的云低处,柔弱无骨的碧波愉悦地穿行于夹岸群山之间,九曲盘桓横入百川,百转千回东注大海。她们时而用湍急的水流、排空的浊浪切开绝壁,削断峡谷,奔腾咆哮一泄清狂;时而用上帝之舌的瀑布将坚硬的河床舔出豁口,訇然直下,逢堵开路,遇滞疏通。大地上那条条的川流就像条条青色的筋脉,辗转起伏,翕张搏动,潺潺过处,繁茂了萋萋芳草,催开了簇簇鲜花,肥沃了平原河套,稟天地间以血气方刚。

山,是一掌撑起世界的擎天之柱,它耸起屹立不倒的脊梁,承载着大地万物丰富多彩的希望,不惧地老天荒。

巨大刚硬的山体沿着平野的一定方向呈脉状森然绵延,在地壳运动的洪荒之力作用下起伏叠嶂,负势竞上,或壁立千仞摩天一握,或青峰翠屏云烟一锁。崇山从此纵深交错,峻岭从此青峦叠摞。它用尽所有热忱,去拥抱世间一木一草,在欣欣丛林的庇佑下,口衔溪云,呑吐江河;它立于云端之上,俯察大地,极目守望,万类云天竞自由。

石,是山岳的骨肉,是千峰万壑生长力量最坚硬的支撑。据传石是由女娲泣血补天的五彩矿物集合而成。

关于补天顽石,《红楼梦》中讲述了这样的精采故事:女娲炼石补天之时的一块多余的石头,动了凡心“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化为一块玉石落入凡尘经历人间的喜怒哀乐,最终又回归原处——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完成了人生一个轮回的历劫过程。这只是以一个虚构的宿命论神话为视角,消极的诠释了人生在应对荣枯兴衰时的无力感悟。而现实生活中,散落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上的那块块顽石,却得到已掌控自然界的现代人类的倍加爱宠,成为现代人类征服与支配自然界的栋梁之材。

山高水低、渊渟岳峙的大自然是人类的摇篮,文明人类所拥有的一切,无不起源于大自然。从远古的农耕时代到现代的工业时代,从手工作坊到蒸汽机及电气化再到互联网、人工智能,人类作为自然与社会的结合体,在世界进化的历程中,是什么时候摆脱被自然界支配的地位,化身成为自然界的主人,开始铸山煮海,迈出改造世界的第一步?远古社会从蛮荒通向现代文明的起点又在哪里?这要从那块补天灵石说起。

石,孕育了人类最初的农耕文明。石器的使用是人类文明史的开端。为了生存,远古人类开始使用粗陋的石器防御和捕猎野兽。从世界各地的考古发现来看,人类最初制造与利用的石料,均属于非金属矿产这一大类,如燧石、石灰岩、石英岩、砂岩、花岗岩等。这个时代叫做石器时代,包括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此时的人类还在被动地接受大自然的馈赠,生活完全依赖大自然的赐予,人类只能通过神话的感觉来把脉世界。

到了青铜器时代,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与泛化,生产出现了社会大分工,人类不再依靠神话来理解世界,而是对大自然直接进行剖析与初步开发,并根据自已的意识创造出科技成果,如矿石冶炼技术的发现,催生出相当发达的青铜治炼术和铸造业。随后进入铁器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能运用很复杂的铁矿金属加工工艺来制作各种生活用具及战争武器。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物种比人类对使用战争武器和生产工具更加情有独钟。随着铁器的广泛应用,古代采矿业得到了第一次大发展,人类能够在荒山野岭中找到矿石富集且品位高的矿藏,加以开采,用于铸钱和冶铁。这时的人类开始利用各种科学手段解释周遭的世界,摆脱上古神话对自然的认知局限,迈出利用科学技术征服大自然,催生经济成长、世界进化的第一步。

随着近代工业文明的到来,人类探索大自然的步伐没有停止,人类开始突破自我,加大解密自然界的灵感也没有停止。而矿石能源则成为人类大举征服自然界的秘钥。这个时代发生了三个重要事件:一是蒸气机的发明与使用,大量使用黑色可燃沉积岩石——煤炭,促进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变革,为人类从传统农业社会全方位向工业社会演进,做出了重要贡献;二是石油的发现和内燃机的发明与使用,使工业生产规模极速扩大;三是电气的出现,使得大量以煤炭和石油为燃料的电厂向各个生活和生产领域提供电能,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的生活和工业生产水平,也促进了科技大幅进步。这时的人类对大自然资源进入了巨量消费时代,对更深更广地追求大自然资源的强烈欲望成为世界再进化的巨大动力。

21世纪初,世界正处于由工业革命时代走向信息时代的阶段。这个时代是产业结构实现制造经济向信息经济转化的一次大革命,其特征是完全突破传统的思维模式、传统的时空界限,物流、信息流、知识流实现全球流通,世界被压缩成一个小小的地球村。计算机、手机是构成这个信息社会的基础平台、活动中介,整个世界的人们可以通过网络传递和接收各自所需的信息。随着信息化技术的发展,又促进能源金属的消费发生结构性改变。领军的资源是半导体材料——硅、锗、砷化镓和磷化镓等,而其中硅占整个半导体材料产量的90%左右;另一资源明星是锂、钴。近几年来,随着电子产业迅猛发展,锂、钴在电池中的应用及消费大幅提升,它已成为现代工业及军事发展的动力燃料、核能和储能材料。这些矿物在大自然中的宿主主要是岩石。

女娲的那块补天灵石摇身变为今天的“疯狂的石头”。

人类自从地质年代第四纪的母体中分娩出来后,在地球上行走了数百万年,成为与大自然朝夕相处的万物灵长。善于学习的人类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猎取到许多经验,随着人类对大自然多面性的认知不断加深,人类运用所掌握的科学技术为自己创造现实经济利益的追求也更加迫切,为了更好地发掘这笔巨额财富,青山秀水在人类生产力超负荷的运转压力下沦为濯濯童山。人类文明的每进一步,对大自然都要进行一次灵魂深处的“审讯”与“拷问”,强迫大自然按照人类的旋律,在人类的指尖上婆娑演替,以帮助人类进一步敛聚更为强大的科技实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山水磐石成为人类以荒芜相欺的玩宠之一。

近几十年来,人类在征服自然、利用自然的生产劳动中走进了“人类中心”的误区,为了无限扩张社会经济规模,扩大人类社会实践活动范围,对自然均衡状态的破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自然界处处留下了人类掠夺式开发的足印,使得天然自然转变为人化自然,环境污染、生态失衡已成为世界性公害,自然资源面临被消耗殆尽的威胁。人类改造大自然的作用力,对世界的进化产生了负效应,干扰了大自然的正常演化,自然界正在对人类过度扩张的经济活动产生否定性的反作用力,这种反噬会对人类造成降维打击,长此以往,恐怕要危及人类的持续发展。

恩格斯曾就此告诫过人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又取消了”。恩格斯还以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变成沙漠为例论证了自己的观点。

我们面对的现实世界,是由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组成的矛盾统一体。科学证明人类不过是众多生物物种中的一类,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不是大自然的主宰。是的,人类和人的意识的确是世界进化的最高产物。但,人类的智慧再高也高不过大自然,生命是地球诞生后通过几十亿年的机械运动、物理运动、化学运动的作用产生的,一切生命运动包括微生物都是自然力的产物,人类的身体和意识也只是自然力的一个最高级别的产品。从表面看人是父母所生,事实上是大自然有了人的光子信息,人体胚胎接收到这个光子信息,才能被发育成人,人是父母所生,同时又是大自然完成对胚胎暗物质的激发。人类出生后,大自然又吐哺出各类自然资源,供人类加以利用,生产所需要的各种物质财富。人类与大自然是相互依存、相互渗透的关系,大自然为了自身安全,制订了各种自然规律潜在地掣肘着人类的一切活动,而人类,由于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因而,人类只能在适应自然规律的前提下,深层次地评价大自然资源环境的承载能力,协调好经济活动与生态价值之间的长远关系。重新学习感恩与敬畏,懂得反哺之义:大自然赠予人类如练的碧水,人类要回报她如黛的绿洲,大自然赐人类千峰飞野,人类应还它云卷山流。让世界在人与大自然相尊相敬的互动中良性进化。

当今信息技术的发展,为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创造了有利条件。随着原材料的消耗减少,人类逐渐开始否定“人类中心论”,树立“持续发展观”、“生态价值观”等,愿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和平共处、相依为命、共同进化,愿将残山剩水尽力修复成一个健康的青山绿水,让那濯濯山岗重新绽放烟雨娉婷。

世界,穿越远古的神话,沿着进化的中轴线,带着悠久辉煌的古老文明,带着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带着人类永远的探索、不断前行的追求,带着世事沉浮后重整的生命力,步入下一季的更进化。

属于那季节的凡尘世间,一草一木皆有情,一云一溪皆是景。被智慧人类重新梳理的大自然,将尽情展露姹紫红嫣的容颜。人类正在砚墨展笺,素手执笔,为大自然重填一阕眉目难掩笑靥的诗篇,落词化作世间万物,情山瀚海凝墨成天青色的经典。

这是一个充满机会与梦想的季节,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