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会员动态 >

彩云之南的跋涉者

——云南省地质调查局开创地质调查工作新局面纪实

来源: 中国矿业报 发布时间:2019-01-22 浏览量: 字号:T|T

“一个无意间的回眸,跨越21亿年的情缘。”

2018年7月,《春城晚报》的一则消息让国内外地学界专家、学者兴奋不已——

云南省地质调查局下属地质调查院团队在易门县铜厂乡一带的古老岩层中发现距今21.76亿年~20.74亿年的大量古生物化石。这使得美国苏必利尔地区、加蓬弗朗斯维尔的古元古代多细胞古生物化石显得不再孤单。它们都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之前留存下来为数不多的多细胞生物化石,也是目前已发现的最古老的多细胞生物化石。

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廷栋等多名院士专家亲赴野外进行考察、讨论,并采集了大量的样品。有专家评论:这在国内绝无仅有,在全球也十分罕见,这些发现为从不同角度探索距今28亿年~8亿年的地球早期生命发展、演化提供了新领域,是地球生命发展演化史上的里程碑。

其实,这一重大发现。只是云南省地质调查局(以下简称“云南省地调局”)认真履行公益性地质调查职责,地质工作不断取得创新发展的突出成果,是该局为地质工作、为云南人民献上的精美礼物之一。

应运而生

是探索,也是创新!

镜头一:2008年5月8日,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和时任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钟自然为云南省地调局挂牌,由此,我国第一个省级地质调查局应运而生。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全省基础性公益性地质调查和战略性矿产资源勘查、全省地质环境地质灾害调查评价与监测预警、国土资源规划研究及地质信息服务等工作。下属单位有云南省地质调查院、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云南省国土资源规划设计研究院、云南省地质技术信息中心等。

云南省地调局的成立,是地方公益性地质工作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次有益探索,是构建中央-地方公益性地质工作新型关系的一次大胆实践。为了尽快落实云南省公益性地质调查相关工作,在挂牌仪式上,云南省政府与中国地质调查局签署了合作协议。

彩云之南的跋涉者

云南省地质调查局领导班子(从左至右:副局长刘红雨、局长卢映祥、局党委书记蒋铮、副局长沈立凯)

“目前,随着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深入推进,全国地方公益性地质调查工作也面临体制、机制上的重大改革。”初见面,云南省地调局党委书记蒋铮便向记者抛出当前地质调查工作的热门话题。

在他看来,云南省地调局的成立理顺了云南省公益性地质工作管理体制,为实现省级公益性地质工作与商业性地质工作既分体运行又相互促进探索了一条新路。同时,中央与地方公益性地质工作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做好中央与地方的需求对接,采用项目合作、优势互补的方式,将是今后一项长期且重要的合作关系。

那么,如何尽快把云南省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实现跨越式发展?

答案当然是地质先行。按照中国地质调查局总体规划和布局,近年来,云南省地调局围绕重要成矿带、重大工程建设区、重要经济区统筹规划,并组织实施了一批基础地质调查项目。该局还积极争取中国地质调查局项目和资金的支持,围绕滇中引水、泛亚铁路大理-瑞丽段等国家和云南省重点工程建设区、重要经济区开展了综合地质调查评价工作。

“建局以来,云南省完成1∶5万区域地质调查面积4.9万平方千米,覆盖全省面积由19%提高到45%;1∶25万区域地质调查完成面积4万平方千米,覆盖全省面积由29%提高到39%;1∶25万区域重力调查完成面积9.8万平方千米,覆盖全省面积由62%提高到86%。”云南省地调院区调所副所长张虎如数家珍。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云南省临沧市双江县勐库镇发现高压-超高压变质岩——退变质榴辉岩,引起国内外学者的高度重视。这些新发现,证明了湾河蛇绿混杂岩带为早古生代原特提斯洋残迹,也基本查清了昌宁-孟连构造带原特提斯和古特提斯两大演化阶段。

地质调查工作是自然资源系统、科学管理的重要基础和技术支撑,更是自然资源开发及保护的重要前提。作为矿业大省,云南对矿产资源勘查工作的需求显得尤为迫切。为了适应矿业经济发展的需求,成立不久的云南省地调局在对资源禀赋和地质成矿条件开展系统性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向云南省政府建议出台云南省3年地质找矿行动计划。

找矿行动计划提出:2009年~2012年,利用3年时间,在整合已有成果的基础上,在原云南省国土资源厅(现云南省自然资源厅)的领导下,由云南省地调局牵头,组织协调全省地勘单位和矿业企业,对21个整装勘查区、19个重点勘查项目全面推进找矿行动,力争实现地质找矿的重大突破。

云南省地质技术信息中心积极行动。他们研发了云南省3年地质找矿行动计划信息综合支持平台。实现了从勘查项目立项、实施、成果等流程的信息化管理,对勘查项目基本情况、工作程度、矿产资源、规划现状以及项目进度、资金状况、成果资料的综合管理,为勘查项目的部署、进度控制、成果利用提供信息技术支撑。

据统计,在3年找矿勘查期间,云南省累计投入各类勘查资金123亿元。其中,中央财政12.4亿元,地方财政10.7亿元,拉动企业及矿业权人投入近100亿元。通过工作,一是发现了一批重要的找矿信息,圈定了新的找矿靶区;二是系统勘查评价了香格里拉普朗铜矿、鹤庆北衙金矿、镇康芦子园铅锌矿、麻栗坡南秧田钨矿等4个超大型矿床和15个大型矿床。

在找矿行动计划中,云南省地调局在统筹组织好云南省找矿行动的同时,还直接承担完成了香格里拉普朗铜矿、镇康芦子园铅锌矿及铜厂沟钼矿3个超大型矿床以及20余处大中型矿床的勘查评价。

2011年,国家提出找矿突破战略行动(2011年~2020年)计划后,云南省地调局把云南省3年地质找矿行动计划与国家找矿突破战略行动有机衔接,持续推动地质找矿工作平稳发展。

当记者谈及这段历史时,云南省地调局党委书记蒋铮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他还不经意间透露了当前一个重大找矿项目的新成果,2012年~2018年工作中,云南省地调局承担的中国地质调查局2个大调查项目,新发现超大型离子吸附性稀土矿床。

“这一地区有望成为云南省乃至全国又一个重要的稀土资源后备基地。”蒋铮兴奋地说。

对于地方公益性地质工作体制机制改革的探索,云南省地调局率先走出第一步,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资料显示,建局以来,该局荣获国家、部、省各类奖项50余项。其中,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一等奖4项。在2011年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的全国公益性地质调查队伍能力建设评估中,云南省地调局下属云南省地质调查院、云南省环境监测院双双荣获A级。2012年,云南省地质调查院被原国土资源部评为“全国模范地勘单位”。2016年,在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的全国省级地调单位综合评优中,云南省地质调查院综合评分全国第一,被评为“全国行业先进单位”。“西南三江成矿规律与找矿方向研究团队”成为第一批原国土资源部科技创新团队,并荣获原国土资源部“十二五”科技与国际合作先进集体。

造福一方

是职责,亦是使命!

镜头二:2018年9月8日,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县发生5.9级地震,墨江县城内震感强烈,震中少量房屋倒塌。地震发生后,云南省地调局立即启动地质灾害应急调查预案,地质灾害应急队第一时间奔赴现场。一个连接北京-昆明-墨江多地政府及专家的地质灾害会商系统短时间内快速搭建起来,并高效投入运行。

云南省山地面积约占国土面积的94%。地处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碰撞带,为云贵高原的横断山脉核心区,地质条件复杂,构造活动频繁,崩塌、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隐患多、分布广、防范难度大,是全国地质灾害多发易发、较易造成重大灾害的省份之一。

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开展全省地质灾害详查工作,云南省排查出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有2.7万余处、受威胁人口达268万人。滇西“三江”高山峡谷区、大盈江支流盈江盆地边缘区、滇东北高原峡谷区、哀牢山和无量山等地质灾害高发区、易发区,占全省总面积的45.4%。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面积13.6万平方千米,占全省总面积的34.45%。2013年~2017年,云南省共发生地质灾害2385起,全省129个县级行政区都有成灾记录,共死亡和失踪277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6.57亿元。

“灾害链长的地域特征也非常明显,一旦成灾突如其来、猝不及防,极易造成重大伤亡。”云南省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沈立凯如是说。

2010年11月,云南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意见》,提出地质灾害防治十项重大措施 。

彩云之南的跋涉者

云南省地调局党委书记蒋铮(中)在香格里拉野外踏勘现场同地质队员讨论地质找矿工作。

2013年5月,云南省政府第8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云南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体系建设实施方案(2013年~2020年)》,决定在未来8年每年投入不少于20亿元,推进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搬迁、治理和应急四大体系建设,基础薄弱的云南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逐步走上规范化、制度化轨道。

驻地一隅,造福一方。按照云南省地灾综合防治体系建设要求,云南省地调局紧紧围绕地质灾害四大体系建设,积极做好技术支撑工作。

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总工办主任张贵向记者介绍,通过3年多的工作,云南省地调局已经组织完成了全省117个县(市、区)1∶5万地质灾害详细调查,系统查明了全省地质灾害分布情况和地质环境条件,为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城市功能区划、土地利用规划、易地扶贫搬迁等提供了基础信息。同时,在怒江、迪庆、丽江、红河7个州(市)39个县(区)安装专业监测设备近2000台(套),实现了对170处重要地质灾害隐患点的专业监测,完成省级和大理、怒江6个州(市)地质灾害会商系统建设。

“如今,一个包含云南省测绘局地理信息系统、云南省自然资源厅地质环境信息、云南省地调局地灾信息内容的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及地质灾害防治“云”信息平台已经初步建立。”张贵透露,这一信息平台同时还连接了云南省16个地州,全面服务地质灾害综合防治。

记者了解到,目前云南省地调局已经建成了一支由73个应急调查小组、230多名专业技术人员组成的专业化地质灾害应急队伍。接到灾情、险情或应急调查的指令后,他们将第一时间启动分级响应程序,相关技术人员在接到应急指令后1小时内进入应急状态。在应急响应期结束后7日之内完成并提交调查报告,包含灾害发生时间、地点及灾情险情概况、应急调查过程评述、灾害调查认识、成因初步分析、已有防治措施与灾(险)情趋势、灾害防治建议等内容。应急响应结束后10日内,建立专项应急工作档案。

2013年~2017年,防灾减灾取得显著成效,与2012年及以前的12年比较,云南省年均地质灾害发生次数由1438次降为477次,下降66.8%,直接经济损失由6.34亿元降为5.31亿元,下降16.2%。2013年~2017年,共成功预报避让地质灾害184起,避免人员伤亡10214人,避免直接经济损失25072万元。

守护生态

有坚守,也有期盼!

镜头三:2018年3月,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培育新动能举措,即“全力打造世界一流的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张牌”。这一战略引起社会各界的巨大反响。仅过去1个多月,云南省地调局就积极行动,起草、组织、编制并上报了《云南省地质调查局关于加强统筹、加快推进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工作的请示》及《云南省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工作方案》。

熟悉地质工作的人都知道,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是从土壤形成的地质背景出发,通过系统采集农用地(耕地、园地等)调查区内土壤、农作物、灌溉水及成土母岩等样品,对样品中数十种元素含量进行高精度定量分析测试,进而查明土地的养分元素、生命健康元素、有害元素的含量及生态效应。

“云南省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省情,都有着自身的独特性,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高原特色农业是今后云南农业发展的重点和出路。”在采访中,一直很少说话的云南省地调局局长卢映祥在谈到这里的时候颇为激动。

他坦言,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关乎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谱写中国梦云南篇章等重大战略目标的实现,对于切实打好云南“绿色食品”品牌,助推高原特色农业建设、促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查明土壤元素与特色农产品之间的内在联系,圈定富硒、富锶、富锌等特色优质土地资源分布,可以为发展高原特色农业以及开发绿色食品、土地的安全利用提供科学依据。”卢映祥说。

云南省地调院院长李开毕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近年来,该院先后承担了土地质量调查项目十余项,在以往完成昆明-玉溪地区1∶25万多目标地球化学调查面积2.5万平方千米的基础上,2016年~2017年开展了滇中-滇东北地区、滇西边境地区和滇东南岩溶石山区1∶2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完成工作面积4万平方千米。2016年,云南省地调局编制了《云南省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工作方案》和《云南省开展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工作方案可行性研究报告》,2017年由云南省地勘基金投入资金启动了盈江县、新平县试点工作,开展调查面积1180平方千米。

“通过调查,我们圈定富硒土地6528平方千米、清洁和轻微污染土地3000平方千米、优良土地2980平方千米;圈定一等至二等优良土地17万亩,优良耕地5万亩,圈出富硒土地26万亩,综合划分16处AA级~A级特色农产品开发建议区。”云南省地调院物化探所副所长张小兵说:“目前,我们已初步摸索出一套较为成熟的技术方案,通过系统查明区内土地的养分元素、生命健康元素、有害元素含量及组合特征,为土地质量评价及分类提供基础数据,为产业分区及高原特色农业提供重要科学依据。”

然而,与全国及邻省(区)相比较,云南省开展此项工作相对滞后,1∶2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覆盖率仅达29.5%,不仅远低于全国56.2%的水平,也低于周边省区的水平,1∶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评价工作覆盖面就更低了。

“目前的工作程度远远不能满足发展需要,加快推进该项工作意义重大,十分必要。”卢映祥表示,立足云南省的实际,下一步他们将继续争取自然资源部和中国地质调查局支持,全面推进云南省1∶2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力争在未来几年做到全覆盖。通过云南省自然资源厅,积极争取云南省委、省政府支持,云南省财政项目支持,全面推动1∶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省级专项的实施,按照云南省政府特色农业发展规划,有针对性地在优势农产品产业带、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以云粮、云茶、云蔬、云果、云药为重点,安排开展1∶1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

与此同时, 云南省国土资源规划设计研究院也高度重视此项工作。他们围绕服务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自然资源管理中心工作,充分发挥技术支撑服务,协助云南省自然资源厅编制了《云南省国土空间规划(2016年~2030年)》及技术指南,全力推进云南省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工作,开展土地利用集约节约评价工作、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低丘缓坡试点等工作。该院还牵头编制了云南省永久基本农田划定工作指南、实施细则、数据库标准等技术规范,开发了质量检查软件,组织全省县级基本农田划定省级验收等相关工作,共划足划定永久基本农田7348.26万亩,有效落实国家下达该省基本农田保护任务,确保了耕地数量和质量。

脱贫攻坚

有亲情,更有温情!

镜头四:2018年11月底,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芒章乡璋刀村的一个建档立卡户家中,村支书还没有介绍完帮扶干部的情况,村民尹腊英的女儿已经笑了起来。她用不流利的汉语说:“你们又来了,我记得你们,你们是云南省地调局的同志,你是……”随后,便将来的一行人迎进客厅,静静地听着,哪怕几乎什么也听不懂……泪水模糊了一行人的双眼。

越过叠嶂层峦,跨过纵横沟壑蜿蜒曲折的公路,穿过高黎贡山山区700多千米的山路,历经近10个小时的车程,云南省地调局的扶贫人员才能到达定点扶贫的盈江县。这个与缅甸交邻的边境小县城交通闭塞,基础条件薄弱,深度贫困像绵延的大山,横亘在这里多少代人面前。这里属于典型的少、边、穷地区,然而今天,党和政府要带领人民群众实现脱贫摘帽,彻底告别贫困的日子。

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是党中央的庄严承诺,是全国人民的殷切期盼。在能力范围内积极帮助盈江解决脱贫攻坚实际困难,为顺利脱贫摘帽助力,则是云南省地调局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4年挂钩盈江县以来,他们争取到了地质调查项目资金1836.06万元,开展实施了1∶5万区域地质调查、稀土矿产调查评价、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地热资源调查等工作;他们持续选派扶贫工作总队长、驻村工作队员,拨付工作经费;他们自筹资金补助农村危房改造、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购买家具、生活用品等;他们联合中国自然资源学会、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成功举办了“首届资源产业扶贫创新发展高端论坛”,邀请在自然资源领域国内外知名的院士、专家30多人,为盈江县的脱贫及发展献计献策,积极探索科技扶贫的途径和办法。

“点上全力抓好盈江县扶贫工作,面上发挥公益地质调查工作优势,为支持迪庆、怒江深度地区脱贫攻坚服务。”这是云南省地调局党委全力做好脱贫攻坚工作的行动指南。

彩云之南的跋涉者

该局局长卢映祥(后)在德宏陇川指导稀土找矿工作

在乌蒙山区,他们开展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查明了苹果、天麻种植区富硒土壤面积126平方千米,为昭通地区发展高原特色农业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

在迪庆、怒江深度贫困地区,他们积极发挥地质调查扶贫作用,与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南项目办、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云南省自然资源厅一道深入迪庆、怒江等地,开展地质项目需求对接、实地调研,牵头编制完成了《支撑服务云南藏区及怒江州深度贫困地区综合地质调查实施方案(2019年~2021年)》。

但是很多人其实并不清楚,就是这样一家建局仅仅十年就取得优良成果的单位,事业经费保障程度其实很低。作为省级一类公益性事业单位,云南省财政每年只保证了三分之一左右的经费,其他不足部分必须以项目经费来弥补。随着公益性地质调查工作体制机制的改革、事业单位改革的深入,随着矿业及勘查市场的持续低迷,工作项目急剧萎缩,经费保障越来越难。地方公益性地调队伍向何处去?公益性地质调查工作如何开展?这是云南省地调局面临的难题,也是全国各地地方公益性地质调查队伍面临的问题。

更让人揪心的是,云南省地调局将原来分散在大理、玉溪、宜良等地的几个单位集中到昆明办公,由于在昆明没有工作基地,目前局下属单位只能通过临时租房解决生产业务用房。

“作为基础和先行,公益性地质工作必须坚持,脱贫攻坚也不能松劲,我们相信困难是暂时的。”采访中,云南省地调局副局长刘红雨斩钉截铁且很有温情地说:“下次您有时间,一定带您去盈江看看,那里的山美、水美、人更美。”

那里是彩云之南,那里的人们朴实、坚强,那里是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地方。记者相信,那里因为有这样一群地质人的跋涉和付出,会更加美丽。